碧海云端书写海空传奇

初冬,一场复杂电磁环境下“背靠背”实兵对抗演习在黄渤海某空域展开。担负蓝方掩护兵力的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特级飞行员沈文杰,受命紧急升空截击红方突击机群,成功对其实施电磁干扰,为蓝方突击兵力争取了最佳作战时机。

有谁能想到,这名技战术精湛的尖刀飞行员,曾是接受过开颅手术的肿瘤病人!作为某型飞机昼夜间教员、四机长机,沈文杰先后飞过五个机种、六种机型,参加完成重大演习研练任务30余项,曾创下该型战机年度飞行时间的记录。2010年3月,沈文杰被确诊患脑膜瘤并接受开颅手术。在随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他挑战人生极限,闯过一道道复飞难关,再度振翅蓝天。

沈文杰所在部队是一支屡建战功的英雄部队。上世纪50年代初参加了上百次战斗,创下击落击伤敌机23架的骄人战绩,涌现出数十名战斗英雄。置身于这支英模辈出、敢打敢拼的英雄部队,崇武尚能的基因早已融进沈文杰的血脉。“和同批飞行员相比,老沈的悟性和禀赋不是最拔尖的,但他对飞行事业的追求和执着无人能及。”师长王天林如是评价“徒弟”沈文杰。

正是凭着对飞行事业的执着追求,在同期毕业的飞行员中,沈文杰第一批放单飞、第一批打实弹、第一批成为带教长机、第一批完成实战化训练,迅速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。

2010年3月一个周六凌晨,沈文杰突然全身抽搐。经医院检查,确诊为脑膜瘤。得知这一情况,时任师政委徐立谦心急火燎,亲自送他到海军总医院,及时实施开颅手术。

躺在病床上的沈文杰忐忑不安。他担心自己不能战胜病魔,害怕就此告别蓝天。令所欣喜的是,手术非常成功,肿瘤被顺利取出。

“我还能再飞吗?”出院前一天,沈文杰问医生。医生告诉他,如果身体恢复得好,以后可能会继续飞行。在旁人看来这更像是一句安慰的话,却堪比一针兴奋剂,让沈文杰坚定了重返蓝天的信念。

“不能驾战鹰上天的飞行员,就像折翼的天使一样痛苦悲哀。”2010年9月,沈文杰按要求到医院复诊。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能不能复飞。但由于恢复时间太短,身体还未达到最佳状态,医院给出了“飞行暂不合格,继续观察”的结论。

面对这个结果,沈文杰没有气馁,而是更加刻苦的投入到复飞“备战”中。妻子刘晓燕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从小很少下厨的她开始研究起营养理论和科学配餐,成为老沈身体康复最有成效的家庭营养师。团里也为沈文杰订制了一份恢复计划……,从短距离运动到长距离,逐日增加;从慢走到快跑,逐日加快;从简单活动到器械训练,逐日增项。

半年后,他再次来到医院复诊。结果显示,他的身体条件完全达到飞行水平。沈文杰由此向部队提出“复飞”请求。“开颅手术后的飞行员重返蓝天,而且还是驾驶高空高速的战斗机,海军航空兵部队还没有先例,也没有明确规定能还是不能,一切全看飞行员的恢复状态而定。”作为同批招飞入伍的战友,团长赵斌说自己当时很纠结很矛盾。

也许是沈文杰的执着和卧薪尝胆的苦练打动了专家,医院专门为他组织了多次联合会诊,反复确认其身体完全符合飞行要求后,为他出具了“飞行合格”的复飞证明。这对沈文杰来说,无异于涅槃重生。

2011年3月8日,惜别战鹰一年之后的沈文杰,再次展翅蓝天。“加力起飞。”随着指挥员的口令响起,沈文杰稳推油门杆,一段加速滑行之后,操纵战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风驰电掣般直刺云霄。长空中,沈文杰与僚机并肩巡逻,战机方位姿态的控制把握尽善尽美,一如既往地展示着“领头雁”的风采。

2011年9月的一个夜晚,沈文杰第一个驾机升空,撕破夜幕向“敌”港口突击而去,这是他复飞以后首次参加下半夜飞行训练。下半夜飞行一直都是航空兵部队的重头戏,参训人员要克服作息时间的倒差,同时,夜间空域参照物少,领航难度大,飞行员容易产生疲劳、错觉等情况,对飞行员生理和心理都是极限挑战。在制定飞行计划时,团领导有些犯难:一方面担心沈文杰身体状况,怕他“吃不消”;一方面又担心不让飞会影响他的积极性。最后还是沈文杰坚决的态度让团党委坚定了决心——不但要飞,还要高标准的飞!

凌晨,伴随着一阵轰鸣,沈文杰驾驶战机稳稳降落在跑道上——第一架次飞行顺利完成,塔台指挥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。这次夜航,沈文杰飞满全部3个批次,飞行时间达到超过该场次训练的人均飞行时间。

复飞后首次参加战备值班、首次最大强度出动、首次投掷炸弹……一次次的刷新成绩,但沈文杰并不满足。2013年,该团组织实战化背景下远程奔袭演练。沈文杰再次“领先”起飞。整个奔袭过程,飞行难度系数很大,安全压力骤增,这对包括沈文杰在内的所有参训人员都是一次实战化考验。

出征前,沈文杰做了精心细致的准备,深入研究了航线和空域特点,认真测算了飞行诸元素,与战友共同制订了协同程序和起落方案,并精心开展了夜航特情和陌生机场降落的模拟演练。

当夜,沈文杰驾机升空,按照预定的航线,在茫茫夜空辗转奔袭。次日凌晨,他随驾机编队长途奔袭2300余公里后,在本场安全着陆。

2011年,沈文杰受命参加他复飞后第一次重大演习任务。期间,沈文杰将担任红方突击第一批,实射某型空舰导弹,从几百公里外精确命中海上小型靶船。

执行任务前,沈文杰进行了大量针对性准备训练,尤其对于如何在远距条件下发现目标方法进行了细致深入的研究。为了攻克这一难关,沈文杰和战友反复论证目标反射强度及特征,将雷达显示上出现的杂波信号与靶船雷达信号进行一一比对,终于练就了在各种杂波干扰下快速识别海上小型靶船的“火眼金睛”。

“本领是练出来的,胜利是拼出来的。”这是沈文杰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。战友们都说,训练中的沈文杰,就是一个标准的“拼命三郎”。

沈文杰所在团队是海军航空兵赫赫有名的“低空霸王团”。同年,团里组织实施夜间超低空伸海突防训练。这也是沈文杰手术后首次参加该课目的训练。

深海训练风险极高,被飞行员称为“浪尖舞剑”。“尤其是深海超低空飞行,需要飞行员在夜黑如墨的海面上,仅靠仪表导航完成贴海飞驰,飞行员就像蒙着眼睛急速奔跑,你就得坚信前方没有障碍物。”赵斌说。

发动机响起,滑跑,风驰电掣;起飞,拔地而起。沈文杰驾机飞抵预定海域。茫茫夜空,海天一色,只能依靠仪表进行空中领航。在这样的条件下长时间飞行,很容易产生视觉疲劳,这对飞行员的心理、体能和技术都是严峻考验。但是,凭借自己过硬的飞行技术,沈文杰驾驶战机成功到达深海目标点,这令他兴奋不已:“任务完成,请示返航!”

能飞并不意味着能打,能打并不意味着能打赢。沈文杰始终坚信这点,并不断在训练中寻找突破口。

2012年,沈文杰所在团参加上级组织的红蓝双方协同对抗演练。当天赵斌与沈文杰主僚搭配驾驶战机呼啸升空,代表红方攻击蓝方战机。

突然,长机雷达显示屏上出现一个光点,赵斌迅速截获目标位置信息,通过数据链传送给了僚机。

“01号迂回机动,03号快速接敌!”听到指挥员下达口令,赵斌驾机与“敌”机展开机动对抗,而蓝方战机凭借优越的机动性能逐渐取得空中优势。

正在此时,沈文杰以出其不意的航线迅速接敌,锁定目标,迅速按下导弹发射按钮,将“敌”机打得“凌空开花”。

王牌重生,叱咤海天。成功复飞两年多来,沈文杰先后多次战斗起飞,出色完成10多项实兵演练任务。